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要不是喜欢你,傻子才当你男闺蜜
要不是喜欢你,傻子才当你男闺蜜

作者:昕木 来源:《意林》

1

关于男女之间是否存在纯洁的友谊这件事,我一直是举双手双脚给肯定答案的,因为我就有一个这样的男闺蜜,大潘。

“落魄”是我第一眼看见大潘时脑子里蹦出来的词语。大潘长得圆头大脸,因为脂肪堆积使得眼睛看起来就像一条门缝。他被人堵在校园外的小巷子里,几个穿得花花绿绿,梳着非主流发型的高年级男生正在逼迫他交出身上的零花钱。

那段时间我刚好在追电视剧《射雕英雄传》,迷上了黄蓉,是那种走在路上随时会捡一根树枝起来耍的人。大潘被人威胁的时候,我正拿着“打狗棒”对着空气挥舞,突然听到暗巷里传来一声求饶声,我蹑手蹑脚地找过去,就看到了这幅画面。

若是我见死不救,以后传出去我还怎么在江湖上混啊!所以我大摇大摆地走过去,冲着那几个黄毛喊了一句:“放下手中的少年,我可以考虑饶你们不死!”

拽着大潘衣领的那个黄毛回头看了我一眼,立刻风一样地逃离现场,而剩下的那几个也迅速跟了上去。就这样,我“英雄救美”了。我走过去,把吓得腿软的大潘扶起来,顺便还接收到了大潘几个崇拜以及感恩的眼神。2

自从我“救”了大潘之后,大潘在学校就像跟屁虫一样黏上了我,除了上课和上厕所,真的是寸步不离。虽然这么一大坨肉天天跟在身后是挺招摇的,但是一想到我们丐帮除了本女侠外确实也没人了,再三考虑之后,我决定将大潘收入麾下,封其为八袋长老。这傻小子听完之后乐呵呵的,隔天就把一根光溜溜涂过漆的“打狗棒”悄悄带到学校,送给了我。

后来得知我和他家离得并不远之后,他非得嚷嚷着要跟我一起回家,说是怕我一个人走夜路不安全,呵,男人!他忘了当初他是怎么被人堵在巷子里的?好像有他在我就很安全一样。说到这事,其实大潘不知道,我当时之所以会那么勇敢地站出来救大潘,是因为那个拽大潘衣领的黄毛老大是我表哥,他是怕我向舅舅告状才逃得那么快。3

小学到高中,我和大潘都是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,随着年纪的增长,我终于意识到自己不是黄蓉,也终于明白丐帮最终也不会发展壮大,而我称霸江湖的愿望也只是个美梦。

我把大潘送我的打狗棒放到衣柜锁了起来,又买了一些小裙子开始打扮自己,也渐渐地有了那个年纪所有女生的小心思。而大潘经过高中三年的努力,成功减掉了90斤,变成了潮男。后来我们上了同一所大学,不同专业。他不再是我的小跟屁虫,但依然跟我很熟络,也经常请我们宿舍的姐妹吃大餐。

为此室友们总调侃我,什么时候把大潘升级成男朋友啊?我每每都回答:“他只是我的男闺蜜啊,是哥们,我是老大,他是小弟。”室友们啧啧了几声,全是不相信的眼神。4

男女之间的维系是很微妙的,多一分会沉,少一分会飘。要维持着这个天平的稳定就要小心翼翼,对多出来的情愫绝口不提。

大潘打破了这个平衡。他向我告白了。这时的我们已经认识九年,见证了彼此的成长。

“欢欢,我喜欢你,我喜欢你九年了。那时的你像个侠女一样出现在巷子里,解救了我,那一刻我就喜欢上了你。我一直在努力让自己成长,也一直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,我希望有一天行走江湖的时候,八袋长老不会再拖帮主的后腿。”大潘说。

他很真诚,真诚到我差点就被感动了。可是就在我准备要接受的那一刻,我脑海里另一个声音却突然响起:“你确定你是喜欢他吗?你确定你们之间有爱情这种东西吗?”

我不确定。这九年来,大潘慢慢地已经在我的心里占据了一定的位置。他生病了我会担心,他受伤了我会难过,但我想这或许并不是爱情。我跟他之间总是隔着一些东西。5

告白失败后,我们都躲着彼此,就怕遇上了尴尬。

后来大潘参加了学校的交换生项目,有了一年去英国当交换生的机会,他没有跟我道别,只是在到达英国之后给我发了一条短信:照顾好自己。

一年后大潘回国,又马不停蹄地开始忙毕业项目,而我们一直没有见面。其实大潘这么多年内心里一直没有变过,虽然现在的他早就凭着自己的努力瘦了下来,也变得更加优秀,可以称得上是这条街最靓的仔,但是我知道,他心里还是一样的敏感和脆弱,就像当年他肥嘟嘟被人欺负的时候。

所以我一直觉得大潘对我生发的感情,更多的是一种依赖感,当年的我只是恰巧出现在他脆弱的时间,给了他光一般耀眼的希望。有时候太耀眼的东西,总是会令人迷离。

大学毕业后我跟大潘几乎没有联系,一年后,一个陌生的号码打到了我的手機上,我像是有预感一样接起了那通电话,电话里的大潘说:“我要结婚了。”

“嗯……哦,祝福你!”我也不知道这一刻我该说些什么。

“是实习的时候认识的,我和她现在一起开了一家网店。她很好,也很温柔,她……她跟你很不一样。”大潘说得别别扭扭。“婚礼是什么时候?”我打断他。

“下个月。请柬晚一点发给你,你一定要来啊!再怎么说,这也是丐帮里的大事。”

我拿着电话连连点头,心里却酸酸的。6

到最后,我还是去参加了大潘的婚礼。粉红色与淡紫色装饰的大厅里,暖色的灯光集中在宾客之间的走道上,西装革履的他站在司仪旁,温柔地看着一步一步慢慢向他走近的新娘。

新人交换戒指后,荧幕上出现了大潘父母为他制作的一个视频,视频里有大潘从小到大的模样,从肥胖到现在的健身达人,从普通平凡到现在的英俊帅气,自然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眼光。

视频播到大潘开始变瘦的高中时期,大潘抢过司仪的麦,对着银幕哽咽地说:“能认识你,真好!”宾客席上立刻有人带头起哄,“光表白不够啊,亲一个!亲一个!亲一个!”

在热闹起哄声中,我悄悄地离场,我知道大潘终于获得了自己的幸福。

从此之后他不再是我的八袋长老,他是别人的丈夫、孩子的父亲,他会在早上上班前与他的爱人拥抱,他会在晚上回家后蹑手蹑脚亲吻熟睡中的孩子。他那样的人,不管是父亲还是丈夫,都会做得很好的。我想,这一定是我与他之间最好的结局了。

无忧岛网旗下自媒体平台有 无忧岛资讯(百家号、头条号)欢迎关注

黄山市屯溪区彩孝商店  电脑版  手机版  安徽省黄山市屯溪区黎阳镇三门呈村40号